政治

邓章钦退隐一个黄金时代的终结 杨巧双感谢邓章钦多年指导

在2008年的全国选举时,当我被正式宣布成为梳邦再也州议席(DUN Subang Jaya)的候选人后,我接到一通电话,那人介绍自己为邓章钦同志(Saudara Teng),他在电话中说:“我想为你站台拉票。”第一次遇见邓章钦同志,我便被他那即激烈又精彩的演讲深深吸引。较后,由于当时很多人对我不谙中文一事很担心,于是他还主动提出要教我中文。

杨巧双感谢邓章钦多年指导

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杨巧双认为,行动党中委拿督邓章钦发布退师表,宣告退隐政坛不再参与下届大选,是一个黄金时代的终结。

她表示,雪州的政治今后将再也不一样;邓章钦为雪州的付出及所累积的经验,都是无人能及的。

她称赞邓章钦是一个直言不讳的人,不论对方是谁,总会直截了当地说出他的想法。

12 年过去了,他没能教会我中文,但他却教会我很多其他的事情:

(1)自我们在2008年接管雪兰莪州政府后,邓章钦同志被委任为雪兰莪州议长。与此同时他也居住在梳邦再也。当已故Edward Lee (前武吉加星州议员)不幸去世,他的逝世给雪州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 留下了一个空缺。虽然当时我还是一个新晋州议员,邓章钦同志毅然相信我,并把那重要的一职托付给我。除此之外,我也有幸参与《2010年资讯自由法案(雪州)》并成为其中的遴选委员之一。

(2)邓章钦同志教会我遴选委员会(Select Committee)的重要性。自从他把遴选委员会带入雪州议会,雪州的监督与制衡变得不再一样。

(3)他给予我机会远赴伦敦及欧洲,参加当时由英联邦国会协会(Commonwealth Parliamentary Association)主办的领袖课程。在当中,我学习了如何更有效的增强立法,提升行政部门的监督与制衡。

(4) 2013年全国大选后,当我被委任为雪兰莪州议会议长,同时也成为了全国首名女性以及最年轻议长,当时邓章钦同志细心教导我议长的职务,为了能顺利交接议长的工作,他带我参加各项会议。当他准备接手州行政议员时,还不忘确保我已经拿到新的议长袍。这些小小的细节让我犹记在心。

(5)当我坐在议长的位子上,看着前任议长在行政议员的座席,并非容易。每当邓章钦同志翻阅议会条规(Standing Order)时, 我会更加慎重,留意州议会的过程。虽然他总是让我很紧张,但这对我而言是一件好事。

杨巧双在贴文最后感叹:“在政治里,有时候也许我们不能认同一位领袖的说法或做法,但很肯定的是,邓章钦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为行动党忠心耿耿的付出。”

她认为,邓章钦从反对党领袖到雪州议长,并即将在州行政议员任满后退出政坛,也许只有他能扮演好这3个截然不同的角色,这是一个圆满的循环。

她指出,很少政治人物会愿意在巅峰的时期选择退隐,而邓章钦再一次为行动党提高了雪州的标准。

“当邓章钦同志发布退师表宣告退隐政坛不再参与下届大选,我顿然觉得这是一个黄金时代的终结,雪州的政治今后再也不一样了。”

Facebook Comments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