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蒲种马华混水摸鱼捞廉价政治“别把河水污染课题政治化”

“把科学与政治分开非常重要。调查河水受污染的事情应该交给卫生专家,而不是政客。” 但马华却却以各种政治抹黑手法抨击雪州希盟政府!

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米鲁也在当晚赶往水务局主持大局,并在当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汇报进展。

士毛月河污染使雪州逾30万用户水供受影响,马华蒲种区会因不满水供受影响,发动签名运动呼吁受影响民众联署,以向雪州政府表达愤怒和施压。

该区会也促州政府为水供问题道歉、惩罚性扣除大臣与行政议员薪资及让人民享有免费水供作为赔偿。

马华这种指责根本不合逻辑,河水受染不是第一时间进行抢救?难道让人民继续食用受污染的水源?

雪隆大制水事件 雪州水务局,雪骤天灾管理委员会和涉及单位包括雪州水供管理公司和雪州水供管理机构,第一时间启动抢救行动

雪隆大制水事件:雪兰莪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米鲁丁发表声明

雪兰莪州、吉隆坡和布城各地的住宅区、商业区和其他地区的自来水供应,于昨天(9月3日)上午10时起发生中断。这次无预警制水事件的主因,是一家工厂涉及把含有化学废料溶剂(Solvent)的废料非法排放到贡河(Sungai Gong),并导致原水过滤站被逼停止操作。

贡河是森峇河(Sungai Sembah)的支流,后者则是雪兰莪河的主要支流,河水直接流到17公里外处理雪河水源的兰斗班让滤水站。随后,在雪河第一期(SSP1)、第二期(SSP2)、第三期滤水站(SSP3)以及兰斗班让滤水站的入水阀,读取到3TON的气味污染臭阈值。

(只有“臭阈值”(Ton)污染指数处于“零”级别时,滤水站才可重新启用。)

事件发生后,雪骤天灾管理委员会和涉及单位包括雪州水供管理公司和雪州水供管理机构,已经努力不懈地采取以下抢救行动:

1.通过多个来源致力稀释贡河的河水,预计每天处理高达18.82亿升(jlh)的河水,包括:

-河流混合动力增强600系统”(HORAS 600)释放生水稀释雪兰莪河污染物,每天处理5.82亿升。

-雪兰莪河水坝每天排放5亿升生水。

-双溪丁宜水坝每天释放8亿升生水。

2.启动雪河第一期入水站的3号和5号阀门来“冲洗”下游的污染河水。

3.将250公斤木炭粉或活性炭放置在有异味和涉及工厂场所的区域。

4.查封工厂厂房,开出罚单,并立即开档调查。

09月4日,当局已启用78辆水槽车、22辆巨型水槽车,54个配水箱,18个地区的地方服务中心、4个公共水龙头以及派发2万3000瓶5公升庄饮用水,以帮助受影响的民众。

 州政府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所有住家和商店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获得水供。

所有州议员和各委员会成员已经受到指示,立即亲身前往每一个受影响地区为民众提供即时的援助。解决人民的需求必须放在首位。

我们也将通过法律程序对造成此事件的各方采取严厉行动。

 我们保证,绝对不会姑息此事。

Facebook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