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即时头条

火箭议员:开除国际贸易部长阿兹敏和内政部长韩沙再怒丁是和谈的“首要条件”。

11月2日,国会下议院又要开会了。11月6日,后门政府就要提呈他们的财政预算案了!

对于国阵议员在慕尤丁内阁推动的紧急状态被国家元首否决之后,翌日还言之凿凿要撤回对慕尤丁及国盟的支持,最后却演了一个大龙凤,竟以巫统表明继续支持国盟来告终,表面上看似慕尤丁稳了。

但是,巫统这个老千集团背难道就会甘于罢休?其实这不过是一个缓兵之计,而且亦是对元首谕令之尊重(谁敢违抗圣旨),国家元首对朝野政党的劝告,意思已很直接。疫情之下,要以国家社稷人民福祉为重,各政党不要只想争位夺权、拉谁下台扶谁上台,而应先合作抗疫,其中包括“2021年财政预算案”能顺利过关,让抗疫拨款到位。

所以即使要推翻慕尤丁,但是在不能否决整个财政预算案的大前提底下,相信巫统未来的小动作还是不会少,这点相信幕尤丁本身也懂的一个道理。

首先,若首相被投以不信任动议,他就有两个选择,即其一内阁总辞,其二则是寻求元首解散国会重新选举。在疫情失控的当下,加上解散议会是元首的终极权力,若元首不接受首相劝告解散议会,那么慕尤丁就必须率领其整个内阁总辞。

amp-facebook – Example 1

有“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称誉的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表示,如果慕尤丁有意要稳住政权,也要让财政预算案通过的话,就必须先开除国际贸易部长阿兹敏和内政部长韩沙再怒丁。

他解释,这包括了由土团党总秘书拿督斯里含沙再努丁策划的整出沙巴夺权行动,及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在过程中,激怒了更多利益相关者。

他分析,慕尤丁、韩沙再努丁、阿兹敏及其他主要操盘手主要的目标,其实是分化与分裂巫统。

刘镇东指出,巫统对慕尤丁的数项安排感到不满,包括尽管巫统拥有39个国席,慕尤丁却将4个高级部长及数个重要部门分配给只有31席的土团党。

他说,慕尤丁也将巫统属意的财政部及宗教事务部分配为非政治人物,实际上,伊斯兰党也对没有获得宗教事务部感到失望。

“在慕尤丁委任入阁的9名巫统领袖当中,有4人并非巫统最高理事,联邦制辖区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是受委的最高理事(非竞选)。而巫统7个副部长当中有6个不是最高理事会成员。”

他补充,在土团党当中,除了阿兹敏团伙,其余的土团党领袖都是前巫统领袖,他们当中一些人是在2018年选举前离开巫统,一些则是在巫统失去联邦政权后才变节。

刘镇东(16日)在自己的网页上发表文章表示,巫统的主要领袖统在沙巴选举前后与土团党交手时尝到的苦果,心怀不满。

他说,若慕尤丁最终因为巫统的行动而倒台,必须归咎于慕尤丁本身没有意识到他们做了很多非不要的行动。

为了遵守最高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的谕令,前后已有多位反对党的国会议员向慕尤丁伸出橄榄枝,如今只待他主动给予回应。

他表明,行动党作为42席的国会最大党,在这段期间应该从过去监督与制衡的在野党角色,并转换为一个能够负起稳定国家局面的角色。

此外,他也赞成该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所提出的“国民共识”方案,因为此举不仅能够通过信任与支持协议,更能解决政治动荡问题,同时也有利于国会民主制度和在野党。

另一方面,行动党全国主席陈国伟也同时向慕尤丁喊话,指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再加上如果慕尤丁有意稳住政权的话,他们他就必须作出改变策略,和反对党协商和谈。

他表示,在最高元首提出跨党派的合作后。行动党是第一个提出朝野共识和建设参与的政党。

“我们希望,慕尤丁会遵守元首谕令,跟各党共同合作以维持政治稳定。”

“国盟政府在制定财案时,必须谦虚地向所有政党包括希盟,寻求意见、建议和看法来拯救大马。”

他透露,在今年8月起,行动党已多次向慕尤丁伸出橄榄枝,如今他必须主动给予回应。

Facebook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 button